教堂周邊的環境

在博納麗雅山丘(Colle di Bonaria)曾開鑿有古羅馬墳墓和首座卡利亞里天主教會的墳墓。在教堂的左側矗立著一座與公元1324-1325年間建起的聖堂,它是撒丁島上最古老的哥特-加泰隆尼亞風格的建築。

在 公元十七世紀末,教皇和同為Convento di Bonaria博納麗雅修道院捐資人的Bernardo di Cariñena成為卡利亞里的大主教(Arcivescovo di Cagliari)。他的願望是在古老的十四世紀聖堂後方建造一座全新的教堂。之後的建造工程開始於公元1704年而且並未超越進行初期的建造過程。
當 撒丁島進入薩沃伊公國(Ducato di Savoia)統治時期時,皮埃蒙特軍事工程師Antonio Felice De Vincenti提出了一個新的建造計劃。他還製作了一件非常珍貴的木製模型,時至今日這座模型還保存了下來,被認為是撒丁島上代表巴洛克建築風格最早具 有成熟度和成建制的文物。De Vincenti合併了皮埃蒙特的建築元素,尤其是瓜里尼亞尼和正好出現在西西里島和撒丁島的西班牙風格。這座建築模型由三座中殿,一座很小的耳堂、司祭 席穹頂和鑲嵌在耳堂上的門廊入口組成。雖然建築模型並未變為現實,但是成為了撒丁島後期建築的參考物。
在1742年,建成了一座門廊。而在 1764年至1765年之間,卡利亞里的著名大理石工匠Squinardi建造出了雙柱結構和作為中殿裝飾的柱頂。整個工程最後由木匠Denergry和 Dejoannis完成。在1778年,另一位著名的皮埃蒙特工程師Giuseppe Viana對這座模型進行了改良,但還是沒有輔助建造。
由於缺少資金且遭到薩沃伊政府的反對,整個工程與公元1804年停工;在1866年,修道院和預定要建造的教堂區域被當時的卡利亞里政府充公,剩下的部分則成為了國家公共財產。
對 聖堂穩定性的一次修復過程在公元1869年至1875年間展開,而對教堂的完工工作也一併展開。在公元1907年,教皇Pio X宣佈將啟動Vergine di Bonaria Patrona Massima della Sardegna(撒丁島最大主保聖人博納麗雅聖母)的建造計劃;計劃開始時必須加速對工地的擴張,因此控制了一片菜園來對搖搖欲墜的建築進行加固。工程 于公元1910年在工程師Simonetti的指揮下重啟。他決定依靠水泥對教堂的中殿、耳堂上的交叉穹頂進行封蓋和加固,使得這座建築成為撒丁島上首座 使用新建築材料的典範之一。使用新材料的施工單位是當時的Società orcheddu di Torino建築機構。在1926年,即使教堂尚未完成建造,時任的教皇Pio X也對其進行了祝聖并將其命名為Basilica Minore(方濟各教會教堂)。
教堂在最後完工時呈現出古典的冰冷風格,而平面結構則呈現出拉丁十字的結構。教堂的正面分為列個部分,下部有3處長條的雙壁柱飾并引入到入口拱門之上,分成了三處等距的結構;而頂部區域則開放了祝福的涼廊,位於帶有捐資人家族徽章的山墙饰内的三角面的頂端。
教 堂的內部分為三座中殿、一處寬敞的耳堂和十座小型禮拜堂。其中的八座小禮拜堂分列在側殿的兩盤,另外兩座則位於耳堂之中靠近司祭席的一側。中殿採用了帶有 拱腹線的半圓形拱頂,而側面的方形半圓拱懸在八角形小拱頂的上方。在十字形耳堂的頂部覆蓋著八角鼓形的穹頂,由一座明燈作為終結點。
1943年的 轟炸導致墻面、拱頂、飛檐的金色裝飾灰泥和繪畫上的顏料脫落。在戰後,Genio Civile立即主持了對這些部分的修復工作。而在後來的1958年,來自佩魯賈的建築師Gina Baldracchini接替了Genio的工作。由於水泥的使用在建築上引起了濕度和鹽度的問題,因此在1983只1998年之間,由建築師olao Farci和Marco Atzeni對其進行了直接的修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