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邊環境
圓形露天角斗場位於城堡區(Quartiere di Castello和Sant'區域的交界處。

圓形露天角斗場'amphitheatrum'(即anfiteatro)主除了是一座不朽的建築藝術珍品,還是一座在全球範圍內都非常具有古羅馬文化代表性的建築。 露天角斗場在建造之初就用舉辦於角鬥士(俗稱'Munera')之間的爭鬥活動以及兇猛動物(俗稱'venationes')的捕殺。這座建築還明確的用於建造新建築時的風格參考:準確的來講圓形露天角斗場的名詞為'ampi-theatrum',也就是俗稱的雙體劇院(theatrum doppio)。圓形露天角斗場最古老的'Spectacula'結構在意大利帝國初期被取代。這個詞彙意指帶有一排排座位,用於觀看表演的地點。經考古學家的考證,這種古老的結構大約可以追溯到公元前二世紀。
卡利亞里(Cagliari)這座圓形露天角斗場的建造時間大約可以追溯到公元一世紀至公元二世紀之間。其現有的建築結構,包括解體作為和地下環境的實現均來自於對山丘的直接開鑿。為了建造剩餘的建築部分,例如已經倒塌的S型外墻則使用了採自當地并修造成方形的石灰石。圓形露天角斗場所在的區域在幾個世紀的歷史進程中(開始於士師時代)一直是一處採石中心。採出的石塊用於已開工建築的修復材料或用於製作全新的石灰方石。時至今日,該地區對這些石塊的挖掘和使用痕跡仍然清晰可見。時間來到十九世紀中葉,由於露天角斗場成為政府財產,系統化的掠奪才得以結束。
在對Spano部分的考古發掘過程中發現了大量曾用於覆蓋解體作為的大理石板。這些大理石板大致分為三個等級,與特定社會階級的高低程度有著直接的關係;而且不同階級的人將會走在不同等級石板上。經過估算。圓形露天角斗場大約可以容納月1萬名觀眾同時到場。在圓形露天角斗場的上方曾經有一處指揮台,僅用於接待最高社會階級的名人。自由社會階級的人員(細分為議員、騎士、平民和僕人)只能坐在名為ima、media、summa cavea的區域。女性和奴隸則坐在建造有遮蔽結構的走廊之中。
卡利亞里的圓形露天角斗場曾用於角鬥士和反抗者以及兇猛動物之間的殘忍決鬥,但也有證據證明該地還曾作為戲劇表演和死刑犯處決的地點。
階梯座位下與水槽連接的集水通道長約96米,同樣是在圓形角斗場S型結構一側的石頭('euripus')上開鑿而成。

歷史性的發掘
與圓形劇院相關的第一條信息可以追溯到公元十七世紀的一部由Dionisio Bonfant創作,用於紀念撒丁島天主教聖人的歌劇。在沉寂了一段時間后,1823年英國皇家海軍上校William Henry Smith出現在卡利亞里灣附近時,注意到了這座位於Convento dei Cappucini修道院附近的圓形劇院廢墟。其他的信息來源還包括1836年的修道院長Vittorio,1837年的Valery以及1840年的Alberto della Marmora將軍。而在1866年至1868年期間,由牧師Giovanni Spano對其進行了第一次長時間發掘時。之後的發掘、加固和修復工作則可以追溯到1937至1938年之間,由考古學家Doro Levi負責實施。

參考書目
P. Meloni, [i]La Sardegna romana(古羅馬時代的撒丁島)[/i], Sassari, Chiarella, 1992年;
S. Angiolillo, [i]L’arte della Sardegna romana(撒丁島的古羅馬藝術)[/i], Milano, Jaca Book, 1982年;
P. Pala, [i]L’anfiteatro romano di Cagliari(卡利亞里的古羅馬圓形角斗場)[/i], Nuoro, Insula, 2002;
A.M.Colavitti, [i]Cagliari[/i]; L’Erma di Bretschneider(布萊施耐德的半身人像柱), Roma, 2003年;
A.M.Colavitti-C. Tronchetti, [i]Guida archeologica di Cagliari(卡利亞里考古指南)[/i], collana "Sardegna archeologica.Guide e Itinerari”, Sassari(撒丁考古指南文集和薩薩里旅行指南), Carlo Delfino, 2003年;
A. Mastino, [i]Storia della Sardegna antica(古薩丁歷史)[/i], Nuoro, Il Maestrale, 2005年;
M. Dadea, L’anfiteatro romano di Cagliari, collana “Sardegna archeologica.(Guide e Itinerari”, Sassari(撒丁考古指南文集,卡利亞里古羅馬圓形角斗場和薩薩里旅行指南), Carlo Delfino, 2006年;
M. Dadea, “Un graffito paleocristiano con figura di nave a Cagliari”(帶有卡利亞里船形圖案的早期基督教粗糙雕刻), 在[i]L'edificio battesimale in Italia.觀點和問題Atti dell’VIII Congesso Nazionale di Archeologia Cristiana(天主教考古國家委員會第三次會議記錄)[/i], Bordighera, 2001年, I, 頁碼155-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