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居周边环境

Casa di Garibaldi加里波第故居坐落在一片巨大且收到保护的区域当中,故居中还有一座Museo del Compendio Garibaldino博物馆,通常情况下游客可进入博物馆进行参观。


故居详述
Giuseppe Garibaldi(朱塞佩.加里波第)曾定居在Caprera并度过了一段非常艰难的时刻。而在其妻子Anita Garibaldi去世,罗马共和国倒台且儿女四散后,加里波第找到了这处周边环境非常理想的地点并度过了其人生的最后20年。加里波第故居由于靠近花岗岩和地中海植被遍布的海边而非常著名。故居的建筑风格非常简洁,建造有白色的墙壁和带有露台的房顶。站在露台之上将有机会看到Montevideo古老时代的古老小镇以及南美人为自由而战的其他一些地点。加里波第于1856年,即到达Caprera几个月之后就开始建造这座居所。而在一年之前,加里波第从欲征服半个撒丁岛的兄弟Felice手中继承了其遗产。此外,加里波第还和16岁的儿子在一座重修的羊圈中居住过一段时间。之后,加里波第又搬家至一座在今天仍保存完好的木制小屋当中,与此同时开始建造“Casa Bianca”(白色宫殿),并在一年后完成了建筑工程。Casa Bianca白色宫殿的游览从门厅开始,门厅之中展示了来复枪、马刀、刺刀和象征着突击队和乌拉圭人的黑色旗帜。这里还曾是大本营的银行和金器网络的所在地,一直伴随着这位战争英雄和Comune di Milano(米兰市政府)于公元1880年为其捐赠的一两马车。在墙壁上有一幅Giuseppe Garibaldi的肖像画,由J.Shotton在共和国的贸易末期为其绘制。从白色宫殿的门厅继续前行即可进入加里波第儿女的卧室;我始终摆放着一座非常名贵且带有深层雕刻装饰的树根衣柜,一张写字台和一架因为加里波第将军非常热爱音乐而摆放的自动钢琴;床边的床头柜由加里波第将军自己制作而成,而经过矫正的床则是其在最后几年的人生当中的度过了美好时光的卧具。卧室的墙上绘制有加里波第将军的儿女和妻子的肖像,而在床头后方的墙壁上则挂有一幅加里波第将军于1882年1月结婚时的巨大照片。Contigua是加里波第儿子Manlio的卧室,其中的布置均保留了最为原始的状态;卧室诸多的物品中,最著名的当属加里波第教Manlio学习海军操纵和命名的一座帆船模型。而在一个展示台上,摆放着一位加里波第义勇队队员赠予Manlio的盔甲和钢盔。挂在墙壁上的一幅椭圆形摄影显示出了Manlio穿着这副盔甲和钢盔。十八世纪末期制成的一座衣柜可能是Casa Bianca白色宫殿当中最为名贵的家具。里面摆放着意大利海军上尉Manlio的军服。临近Manlio卧室的是加里波第女儿Delia的卧室。这间卧室的陈设根据其曾居住时候的布置进行了重建。继续游览即可到达靠近炉台,建造有高耸石制烟囱的厨房。厨房中摆放着油灯,水泵和用于烤肉的旋转架。穿过厨房后就是白色宫殿的文物区,里面保存着加里波第将军最主要的一些个人物品。在游览路线上还重新还原了加里波第首座故居的小饭厅。小饭厅内放置着加里波第母亲的餐具橱、一张圆桌、一座角柜和一张Luigi Filippo的沙发。小饭厅的墙壁上挂着两幅非常著名的画作:一幅是由Pietro Bouvier和Don Giovanni Verità临摹自米兰复兴博物馆的加里波第和Leggero参谋长前往埋葬亡妻的绘画。这幅画后来还被Vincenzo Stagnani于公元二十世纪早期临摹自1865年的Silvestro Lega自画像(米兰,Civica Raccolta delle Stampe艺术合集);另外一幅画像则是名为Fuga di Anita的纪念性画作。在玻璃柜子当中悬挂着加里波第将军的服装:典型的南美披风外套,齐膝紧身男外衣的白色斗篷和红色衬衫。在玻璃陈列柜中还有一些其他种类的物品;其中比较著名的是俗称“Pallottola di Aspromopnte”(如果并不确切的话,则位于Museo del Risorgimento di Torino都灵复兴博物馆中的藏品才为真品),一条由Antonio Meucci在美洲赠予加里波第将军的鱼类引信以及由Meucci手工作坊制成的三色蜡烛。在小房间中还有一座展示Solferino战役的立体栓皮槠雕塑;墙壁上则悬挂着许多授予加里波第荣誉主席的证书,其中比较著名的一份来自Società Atea (威尼斯,1879年)。穿过会客厅就来到了故居自建成起就成为加里波第起居室的房间。这里摆放着胡桃木制成的写字台,一个五斗柜,一面镜子,两个对向的书柜,壁炉以及加4岁时死在Montevideo的加里波第将军的四女儿Rosita的肖像油画。挂在墙上的还有加里波第将军政治主张的反对者,曾提出应与阿根廷建立和平友好关系的上校Venancio Flores的肖像画以及一幅展现波兰解放战役中牺牲的加里波第义勇军士兵的画像。加里波第母亲Rosa Raimondi的肖像画临摹自一幅保存在都灵复兴博物馆当中的真品。众多的家具当中有一张皮质且可以依靠后背的单人沙发。这张沙发由萨沃伊的玛格丽特皇后赠予给加里波第。打开游览路线上的铁门后就到达了加里波第将军去世的房间。在房间中部的一座圣物柜下方摆放有一张床;床的周围由Società Reduci di Livorno建造了一圈栏杆来防止参观者的好奇心。在壁炉前面摆放着另外一座马车。在角柜中放置的是为加里波第将军准备的药物。在一张小小的桌子上,摆放着加里波第曾用过的一条床单,用于吊起被Aspromonte弹丸击伤的伤腿。而在大门横梁上方则悬挂有一座英式钟表,上面清晰的显示了加里波第去世的时间(18:20)。在白色宫殿所有的绘画当中,最著名的当属1860年由Saverio Altamura为的Giuseppe Garibaldi将军绘制的肖像画原本。查看博物馆平面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