撒丁岛,葡萄酒的故里

Grappoli di uva cannonau

撒丁岛,葡萄酒的故里

撒丁岛人是地中海地区首批酿酒师,这一发现充分体现了撒丁岛独有的葡萄酒酿造生产历史及传统:古老的葡萄园非常近似当今仍在运转的葡萄园。
一种大约3500年前的卡诺娜(Cannonau)葡萄

依据古老的希腊传说,经由阿里斯蒂奥(Aristeo)将其引进至撒丁岛种植。传说中的英雄因为被这片美丽土地而吸引在此定居,并且他的两个儿子的取名都与农业以及葡萄种植有关:Kallikarpos源于‘美味的水果’, Charmos则源于semitico krmy (葡萄种植者)。从神话走进现实。如今撒丁岛上的酿酒历史可以追溯至公元前15世纪。根据考古学家、植物学家以及化学家的观点,地中海西部最古老的葡萄酒酿造位于撒丁岛,一种超过三千年前的卡诺娜(cannonau)葡萄品种。原有的假设在2016年底经过分析验证得到了证实,在距离卡利亚里(Cagliari)几公里远的莫纳斯提尔(Monastir)旁的扎拉山的奴拉吉村落里的一台石头碾压机里发现了有机残留物。考古研究结果明确地指出其是用于葡萄的碾压和加工,特别是用于红色浆果。它是地中海地区最古老的葡萄压榨机,见证了奴拉吉文明时期(Nuragic Civilization)葡萄酒酿造领域的酿造技术水平。这一发现将葡萄酒的酿造提早至了青铜时代中期, 野生亚种葡萄(vitis vinifera sylvestris )的存在进一步向前推动了我们假设的人工种植以及进化的时间。

Nuraghe Adoni - Villanovatulo
酿造工具以及葡萄的种植紧密关联着奴拉吉时期建筑

扎拉山(Monte Zara)的碾压机是无可辩驳的证据,其他迹象也证实了这一假设。位于卡布拉斯(Cabras)萨奥萨sa Osa)(公元前十五世纪)的一口奴拉吉井曾是维娜恰(Vernaccia)和玛尔维萨(Malvasia)葡萄的天然“冰箱”。从公元前1400年至公元前800年考古层中发现的葡萄种子完全相同,因此得以证实奴拉吉一直种植了相同品种的葡萄整整600年。在位于Villanovatulo(公元前十二世纪)的Adoni奴拉吉村庄以及位于VillanovaforruGenna Maria奴拉吉村庄和位于Borore(公元前十四世纪)Duos Nuraghes定居点都找到过烧焦碳化的葡萄。欧亚种葡萄的花粉在TrieiBau Nuraxi(公元前十一世纪)的一间小屋内被发现,一同被发现的还有一个水壶以及经常与葡萄酒相关联的青铜盆。新近发现的青铜时代的撒丁岛花瓶、碗、壶以及长柄杓-所有都关联着庆祝仪式以及饮品的使用。此外外来引入撒丁岛的迈锡尼花瓶,古希腊的角状环和康塔罗斯酒杯都是饮用葡萄酒的证据,如同在位于波尔图孔戴公园(阿尔盖罗)圣意姆贝妮亚的奴拉吉佐证的一个埃维厄高脚杯。它不仅仅生产和饮用,葡萄酒还同时出口:在马耳他湖从一艘船的残骸中发现了葡萄酒酒壶,这一典型的岛上生产的陶瓷产品,明确的表明了其“撒丁岛”的背景,见证早在公元前9世纪就曾与地中海东部进行贸易往来。

Vite millenaria - Urzulei
自然、环境以及人类活动:岛上一直拥有葡萄种植的理想环境

葡萄酒的酿造使命与撒丁岛的历史以及文化还环境息息相关。环境背景对于野生生物来说非常理想,通过在世界上最古老的例子上得以显现,其茎杆的尺寸与众不同,例如Genna Silana附近UrzuleiBacu和Biladesti葡萄树:圆周长135厘米。撒丁岛的葡萄栽培是一个土地殖民化以及葡萄人工种植的故事,在一个几乎没有人类活动的地域以及野生葡萄树的拓展有利条件之前,这是土地的健康以及祖先栽培品种的生态指标。种植独立于葡萄品种引入的贡献,但不应该忽略排除撒丁岛人在公元前15世纪与爱琴海以及地中海东部沿海诸国人的关系,直接导致新葡萄品种的引入,以及随后在中世纪末期来源于西班牙的葡萄品种,其中包括卡诺娜cannonau)一直种植至今。

Cannonau - Jerzu
土著葡萄品种,撒丁岛真正的守护神

大量史前和古老的种植野生葡萄至今仍在栽培:他们是土著葡萄品种,真正的守护者,这也是当地的环境特征以及生活习惯的内在特征体现。由此酿造的酒品具有强烈的身份特征,这些都来源于其特有的葡萄品种,例如广泛种植于岛上的纳莱加斯Nuragus)莫尼卡(Monica),撒丁岛南部的典型品种那思科(Nasco),种植于奥里斯塔诺(Oristano)附近的尼德拉Nieddera),以及一些没有全岛种植的葡萄品种,例如在巴巴佳(Barbagia)广泛种植的Granatza, 奥里丝塔来赛(Oristanese)的白葡萄酒licronaxu, 撒丁岛中部东部典型的白卡诺娜(Cannonau bianco),曼特劳丽萨Mandrolisai)的集瑙girò),位于卡奴那(Gallura)地区的Caricagiola,以及奥里斯塔诺(Oristano)的维奈西卡(Vernaccia),世界上独一无二广并且受到了许多著名作家的称赞例如但丁,薄伽丘,莎士比亚和塞万提斯。土著葡萄品种的卓越,也是地域、风景以及文化的表现。同时也是一次真实体验的绝佳机会,通过行程突出千年历史累积的丰厚财富。它们的独特性全部体现在了品味以及口感的非凡卓越性。